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綜合頻道 > 大民討說法

臨海:丈夫沉迷賭博 妻子要離婚

大民討說法 責任編輯:楊滟北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1日 14:55 閱讀次數:192次
  • 精彩推薦
  • 今日熱點
  • 往期節目
正在加載…
"掃一掃"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
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您可以關注《臺州在線》微信公眾號
    字號: T | T

      前段時間,家住臨海的江蘇無錫人小芳向大民反映說,她的丈夫沉迷賭博,并且越賭越大,現在已經人不像人,家不像家了。希望我們能勸勸她丈夫。

      小芳告訴記者,八年前,她從江蘇無錫來到路橋,認識了現在的老公。

      小芳:老實巴交的相對來說比較簡單,我可能對這邊當地人的感覺是比較淳樸的一種感覺,找老公就要找老實一點的,我不要求他多能干,要求他心在我身上。

      憨厚老實,俘獲了當時人生地不熟的小芳的心,尤其是男方平時不喝酒更讓小芳欣賞。

      小芳:因為我爸爸愛喝酒,所以我媽就為這事兒經常生氣。所以他一直勸導我,找老公一定要找不喝酒的。結果他滴酒不沾,一滴酒都不會沾的,到我認識至今。

      小芳說,兩人相處不到一年,盡管對于男方的生活習慣和脾氣也不是很了解。但相信愛情的小芳還是最終選擇了對方。

      小芳:那個時候他說要帶我回臨海。我認為臨海是面朝大海,有大海,我是被這個名字所吸引。我問他離海近嗎?他說近啊。我小時候就一直向往著海邊生活,首先是被這個名字(吸引)。

      就這樣兩個人一起同居了,不久小芳意外懷孕。隨后,兩人才見了父母。男方也向小芳父母做出保證,承諾會一輩子對小芳好,不讓她受半點委屈。

      小芳:父母剛開始的話就是覺得,首先對他的感覺是老實巴交的,看上去,那個時候他也跟我媽媽保證,他是一個好父親,好女婿,好丈夫。

      小芳接著說,話說的雖好,可婚后幾天,她就發現丈夫有賭博的嗜好。

      小芳:后來有一次我們結婚回門,我當時就吵著,那個時候就有矛盾點了,我把碗都摔了,我第二天準備回門了,他結果打麻將打到通宵才回來,結果他也保證說不再打麻將了,不再打這么晚了。

      原以為真誠的保證會持久,原以為快出生的孩子會讓老公擔起父親的責任,小芳就這樣選擇一次次的相信。但是這只是噩夢的開始,丈夫不但沒有改變,婚后八年來賭博的金額越來越大,撒謊,哄騙已經變成他的常態。

      小芳:從慢慢從生活當中的小賭博,發展成網絡賭博,金額越來越大,現在累積起來有接近200萬。

      記者:都哪兒來的呢?

      小芳:錢都是工地上來的,還有從我的信用卡里刷的,還有我支付寶里套現的,最主要就是從他爸爸工地上,工程款里面還有他家的親戚,說說是工地上要用,然后他都把這些錢拿去賭博了。

      記者:他父母知道嗎?

      小芳:知道。

      小芳告訴我們,她的丈夫是家里的獨生子,公公是做工地工程生意的,原本家里生活條件是不錯的。就是因為丈夫賭博,公公無奈不停的給兒子還債,但即便家里有金山銀山也無法這么讓一個賭博成癮的人無盡的消耗敗光。為此,公公限制了家里的日常開支,也不再給他還錢了。為了能讓丈夫回頭,家里的親戚勸,朋友沒少勸,就是不見效。

      小芳:每一次發生這樣的情況,都是把他家里的舅舅娘舅叫過來。說白了自己都叫煩了,沒有用。現在就是說的不是氣話,就是死在外面,都沒有人管他的。

      記者:和他有沒有聊過?

      小芳:聊過。他說我也想過好日子,我就想賭最后一次,這個最后一次就是永遠的最后一次。

      小芳說,八年來,要不是看著兩個年幼的孩子份上,她早就選擇放棄了,一次次的相信丈夫會改,可是最后換來的都是一次次的失望到絕望。

      小芳:還是偷偷的賭。之前從我信用卡里刷了5萬,那個時候之前還有,后來少了5萬他和我保證,那是最后一次,輸了我就認了。后來還是從工地上去用。我們還是一次次的選擇,因為看在兩個孩子的份上,去選擇一次次的給他機會,希望他浪子回頭,金不換。

      小芳流著淚傾訴著自己內心的苦楚,還說她以前曾開美容院,并且生意很好。因為丈夫的無理取鬧,她被迫把店轉讓了。

      小芳:因為我在店里在忙。然后我就叫了一輛滴滴打車,那個時候,他叫我去把孩子從大田家里接到臨海,我就說我自己沒有空,叫滴滴打車去接送一下,結果他就跑到我店里來大吵大鬧,把我店里的套盒全部扔到馬路邊。周邊的鄰居都不知道,他說難道賺錢比家里的子女還重要嗎?

      說到這,小芳坦言,為了賺錢填補家用,她只有自食其力,同時也確實疏忽了對孩子照顧。夫妻間為此也有過溝通,但并不被丈夫認可,還常常會被誤解。

      小芳;他性格特別容易暴躁,很容易沖動的那種。還有一次,好多次,有印象比較深的,我員工在我這里干了想要離職跳槽。又想找她談心,店里也不方便。那是在大洋西路店有一個酒店大堂,她老公開房就開在那邊。那你也知道大堂的人走走來來,來來去去的人很多的。他非說他在玻璃門外看著我們,非說我旁邊坐著一個男的。說你跟那個男的什么關系?我說我在聊天,我怎么在意這個男的呢?這是他事后跟我說的。他當時是什么樣的行為我跟你說。我跟我員工在聊天,我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呢。跑進來一把抓住我的衣領,去叫我陪他去逛街,給兒子女兒買衣服。然后我說我現在有事兒,他說你就在酒店里,有事兒嗎?是我跟女的在聊天。他說你旁邊不坐了一個男的嗎?我說我不認識。他就一下把手機給我摔了。

      小芳說,起初她還安慰自己,可是日子久了,她覺得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幾次提出離婚,結果又如何呢?微信掃一掃,大民幫你跑。稍事休息,廣告過后請繼續關注我們的節目。

      小芳哭訴老公沉迷賭博,自己一次次地選擇相信和原諒,但事與愿違,丈夫沒有一絲的悔改和愧疚。她想結束這段婚姻,幾次提到了離婚,可換來的卻是丈夫的自殘和對她的施暴。

      小芳:我當時覺得只是一種在乎吧,變態極端的在乎。我也想過這種人不太適合我,我也曾提過分手。他要么就是撞車,要么用煙頭燙自己,他有這樣的行為。曾經也寫過一個長長的保證書。

      小芳告訴記者,老公欠下的賭債還有七八十萬,自己的信用卡也被丈夫盜刷近9萬。債主的催討,還款的壓力,生活的無助讓她不堪重負。

      小芳:派出所都鬧了幾次了,去年5月份的時候。派出所進進出出都進了好幾次,沒有感情了。我想離婚,但是被他忽悠了好多次。當時說打算離婚,到最后都不來,我就起訴,起訴也沒用。他還很囂張的說,要是跟我離婚,我這些賭債,我都有承認說是,是你要有責任你也要還。如果這樣,我也不能再耗下去了,我就自己努力吧,讓自己強大起來,然后再把孩子接到身邊來。

      小芳說,現在的她只希望盡自己的一切可能給孩子一個健康快樂成長的環境,而不是在父母的爭吵中長大,所以她下定決心結束這段不幸的婚姻,也得到了自己父母的支持。

      小芳:特別崩潰,很失敗。我跟他分居好長時間。因為曾經跟他提離婚,咬我,把我關在書房里打,這些都有過。因為一些小小的事情就誤會,就沖動的來誤會。真的想從樓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很絕望。這次我父母說你趕緊離吧。不管你做什么決定,都支持你.

      聽了小芳的講述,我們也很是同情她。有著一兒一女的小芳,原本憧憬著美滿的生活,因為丈夫沉迷賭博化作了泡影。如今提出離婚,男方家里又是什么樣的態度呢?

      聽了小芳的講述,我們很難想象這么多年,她是怎么度過的?為了了解具體情況,記者來到了小芳的家里。小芳的公公出面接待了我們,但老人家表示,畢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就不要拍攝他的畫面了,也希望記者能夠和他兒子聊聊。可是沒說兩句,一家人就鬧得不可開交。

      爸爸:這么多年磨下來了,現在錢兩百幾十萬欠債,千方百計把它湊圓,把它辦好,盡力量把它付掉。你說欠兩年沒事。你這個豬腦袋,你這樣下去要尋死的,要死人的,是開玩笑啊,有事就不要這樣讓我操心。

      兒子:說句這幾句話,說來說去這幾句話。

      爸爸:昨天講你知道我多少難熬啊。

      兒子:說出這兩句話,就這樣講來講去。一年能解決掉,一年講這幾句話。

      爸爸:如此的話,你隔天也是這幾句話。實在是兩難了,知道嗎?媽罵幾句,打打一下也沒事。我講過分了,不能講。說他差又不能說,她人是好的,她工作上面是很好的。說講事情的話,我們要理解的是一點也不懂。

      兒子:說來說去這幾句話,人實在講煩起來了。

      爸爸:你知道我有多少煩?你說話大家如果都有這樣的腦袋。我說的不好聽一點,家里早就掙得很好了,我跟你說,那你怎么辦?你到底出來不出來呢,我上午這樣跟你說,你到底要不要出來。不出來我在后面給你看。要死要活了到底要出來不出來?

      小芳:不去啦,不出來算了。不出來就算了吧。那算了,算了。別動手。

      爸爸:這個倒霉兒子。做人做什么人啊?

      兒子:不做人可以嗎?

      爸爸:可以。

      兒子:你把我記住。我家里好過,你記住,也不會讓你家里好過。

      小芳:沒有上電視臺,人家沒有說播出來。想法講一下。

      兒子:那你們問過我嗎?

      媽媽:你不要這樣,跟他們沒有關系。(摔攝像機)

      兒子:我現在一門心思就是想自己承擔。

      爸爸:那你自己小孩子怎么負責?要我一直拿錢來補貼嗎?

      兒子:不支持就算了。

      爸爸:你吃我的飯,我說你幾句還不行嗎?

      兒子:你把家丑弄上電視,有什么意思呢?你把他們叫過來干嘛呢?

      爸爸:你自己想想看都幾年了?你有什么想法跟別人說。

      兒子:我想法沒有跟你們說過嗎?跟我老婆沒有說過嗎?最后一次,最后再賭一次嘛

      爸爸:你還想再賭一次啊,我要不現在就死在你面前。你還說這樣的話。

      兒子:你一定要硬壓著我在你們面前保證不賭博嗎?

      爸爸:你再這樣下去,你自己有臉沒有臉,怎么會有這樣的人?都幾年了,七八年了,我真是被折磨的,沒法子了。

      老人家告訴我們,父子倆基本說不上幾句話,作為父親,他原本還是希望小芳能和兒子繼續過下去,但是如今他改變原有的態度了。

      小芳的公公:以他的能力,以他的家境,再找其他的女的,日子也是過不下去的。我們家里還有欠款沒有還清,但是為了小孩子,我們愿意把房子賣掉一點,來供養小孩。他們兩個人的事情他們自己處理,我不參與。你也別說我沒有做父親的責任,因為我沒有責任的話,我老早就不管你們了。

      小芳說,雖然自己婚姻不幸,但她希望身邊的人能幸福,這么多年的痛苦經歷,讓她刻骨銘心。

      小芳:賭博的人我們不可以用正常的思維和想法去理解他,你會覺得,他會能戒賭一旦沾染了賭博,他是很難很難回頭的,而且賭博的人自認為自己能贏回來,自己有跟成人不一樣的思維邏輯或者是推理能把這些錢賺回來。可能他曾經賺到過。我奉勸大家的話,你的老公或者你的兒子,沾染了賭博,就不要給他任何機會。幫他去還一次兩次,三次,你有一天不幫他還的時候,他反而覺得你很自私。

      原本可以非常幸福的四口之家,因為沾染了賭博的惡習,讓家不再是家,給親人帶來巨大的傷痛,大民想對不愿面對鏡頭的小芳的老公多說兩句,賭博不可能讓你回本,更不會發家致富,只能讓你妻離子散,眾叛親離,希望你迷途知返,不要再沉迷下去,想想年邁的父母,為家操持的老婆,還有可愛的一雙兒女,是時候懂得懸崖勒馬,回頭是岸了,用自己的勤勞和能力去付出,才是你真正需要的美好人生。

    0 /300
    驗證碼,點擊更換
    表情
      异域狂兽彩金
      做项目如何赚钱 芥兰种植赚钱吗 浙江12选5五码分布 pk10追345678窍门 山西快乐10分前三 河北快三 手机炸金花万能透视器 湖北11选5网上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 斗三公如何才能赢 四川快乐12群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安徽 六肖中特期期免费公开1 pc蛋蛋幸运28稳赚不赔技巧 163皇冠足球比分网